当前位置:数码 > 相机 > 正文

科技的发展就是这样,并且会变得更加便宜

2018-02-08 21:00:44       来源:36氪

编者按:近日,著名分析师Benedict Evans发表了一篇博客文章,阐述了自己对智能家居的思考。文章由36氪编译。

和前几年一样,今年的CES上,还是能够看到几乎你能想到或想不到的东西的“智能”版。同样,也能听到你能想到的任何观点,从“这都东西完全没有”到“这是下一个平台,基于语音的人工智能将改变我们的家庭,取代智能手机。”

就“智能家居”这个庞大的命题而言,我并不能给出一些准确地论断。但是,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问题中来构建出一个理解框架,从而提高我们对其的理解:

1、人们会买“智能”的东西吗?人们是会买很多“智能”的东西,还是只会买一两个“智能”的东西(比如门锁、恒温器什么的)?为什么?

2、如果人们真的买了很多“智能”的东西,这些智能的东西是否会被连接到同一个系统或者同一个语音前端上?

3、最后,如果很多人都有很多“智能”的东西都与Alexa(或Siri或Google)相连,这是否会大面积地改变科技环境?这是否会导致大量企业的参与?是否能够给亚马逊带来平台优势,最终导致大量来自中国深圳制造的低利润的产品大卖,从而降低人们取消亚马逊Prime会员的可能性?

就这三个问题而言,我的答案是:是的,有可能和不可能。

我先来解释一下为什么。

为什么?我的祖父母可能会知道他们拥有多少个电机:汽车里有一两个,冰箱里有一个,真空吸尘器上有一个等等,总共大概有十几个。但是在今天,我们就很难知道自己有多少个电机,但是我们可能会知道自己有多少东西是能够连接到网络上的,或者是智能的。比如你一部手机,一台平板电脑,一台笔记本电脑,还有一台电视等等。但是到将来,我们的孩子可能就不会知道了。但这并不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如果在将来你问他们“你有多少个智能设备”,就像你的祖父母在问你“你家里有多少个白炽灯泡一样”。

科技的发展就是这样,并且会变得更加便宜,然后悄然走入我们的生活中。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连接到网络上的东西或者变得更加“智能”的东西,在我们看来都是非常愚蠢的。就像很多被“电气化”的东西对我们的祖父母来说似乎是愚蠢的。如果你告诉他们你用一个按钮就能来调整你的汽车上的镜子,或者是有一个专门切菜的机器,他们可能会认为你是不是脑袋有问题。但这切实地反映出了科技的发展,以及它将如何再次发生。

另一方面,有很多人们认为应该“电气化”的东西却没有实现电气化,也有许多有效的东西并没有被同一采用。就比如说,在英国,大多数人都有电水壶,但在美国却不是这样的。或者在日本,大多数人都有电饭锅,但在英国却不是这样。任何烤过几次面包的人都会想要去买一个电动的打蛋器,但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会愿意买一个电动的菜刀。

智能家居也好,物联网也好,看起来可能都差不多。电子元件变得越来越便宜,让人们有了尝试各种各样想法的机会。现在的智能手机就相当于一个“控制中心”,让人们能够尝试各种各样的智能设备。很显然,这些设备有的会有用,有的不会有什么用,但我们的孩子将会从中做出选择。

虽然“电气化”与“智能化”的演进过程非常相似,但在“智能化”过程中生产出来的产品的特性上面,还有会有一些不同之处的。洗衣机和吸尘器为人们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它们取代了相关的工作岗位,使人们摆脱了单调乏味的生活。但不管好与坏,电视却占据了你从中节省下来的时间。二战之后的日本,有时候会戏称电视、冰箱和洗衣机为“三圣器”。但是,没有人会认为智能电灯开关或者是智能化的恒温器是“圣器”。而且也有许多智能家居设备看起来并不像洗衣机或冰箱一样,能够解决很大的问题,这也是人们对某些实验感到沮丧的原因之一。

但是,就像智能电灯开关一样,电水壶也不是什么“圣器”。你可以把水壶放在火炉上来烧水,甚至用平底锅也行。但是电水壶更加便宜,更加方便,水烧开后就能自动停止加热。所以,每一个经常喝开水的人都会有一个电水壶。甚至,你也可以拿削皮刀来举例子。你肯定能用菜刀来削皮,但如果你这样做了,你可能就有点犯傻——你削不好是一方面,如果切到手了就更麻烦了。而与之对应的,去超市买一个削皮刀也就3美元。一个电水壶或者一个削皮刀不会帮你节省一天的时间,也不会让你摆脱苦差事——但它们能够让你的生活变得更加方便。

现在的智能设备也一样,它们正在试图解决你生活中面临的各种各样的麻烦,从而让你的生活变得更方便。在大部分情况下,你可能不会认识到这些东西是麻烦,除非你体会到把它自动化后带来的便利。就比如说,我祖母一直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买一台洗碗机。

那么该怎样让它们发挥作用呢?如果我们想要找的一些东西,并没有花费我们几个小时的时间,只是一些不被注意的小麻烦,应该从哪里着手呢?最重要的一个方式就是寻找问题。那么,我们家里会遇到什么问题呢?当我走进浴室的时候,我是不是想要打开灯呢?但我为什么要自己去用手按下开关呢?当我走到门口想要进屋的时候,我是不是要打开门呢?但我为什么要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堆金属片,然后找出来一个合适的,放在锁槽里呢?当水烧开了,我会想让它一直沸腾下去直到水烧干了吗?是的,这些问题没有什么意义,那为什么还要问呢?

有一个古老的笑话说,你可以很好地驾驶一辆车(至少在一段时间内),同时相信它是由隐藏在里面的小魔力马提供动力的。现在也有了一个“小精灵”控制的智能锁,通过识别你的手机、手表、汽车(或者你的脸),来为你解锁。并只会让你进去。

这让我想到了第二个问题——如果你确实有几个或十几个“智能”的东西,它们会成为你家里一个统一的系统的一部分吗?它们能与Alexa对话吗?是需要被单独的智能手机屏幕控制,还是在需不要任何控制的情况下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想要的是一个精灵还是很多精灵?哪个选择会让生活更方便呢?

一个系统还是多个系统?所有“智能”的东西都应该和其他的东西对话,或者通过一个统一的界面来控制吗?很多人都会说,“当然,它将会是一个统一的系统”。但实际上,这取决于它们是什么,以及与这些东西进行交互的正确方式可能是什么。在理想情况下,有些东西根本不需要与之交互,有些东西是需要交互的,有些是可以远程控制的等等。

所以,前门本来应该是锁着的。当我站在它面前的时候,它应该能够制动打开,这个过程不需要任何的界面与交互。许多智能家居用品应该是隐形的——你永远不应该看到它,也不应该和它说话。但是,门应该能够识别出来站在它面前的是你,从而不需要报警。如果你确实需要一些交互的话,声音和屏幕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那应该是在设备上的屏幕,还是你手机上的屏幕呢?

以一个烤箱为例,它应该能够让你知道你在做什么,那就可能需要在烤箱上有一个屏幕,同时也可以从手机上了解进程,或者告诉Alexa:“请把烤箱预热到350度,然后在我把盘子放进去30分钟后把它关掉。”相反,一个接入网络的摄像头显然不需要在设备上有屏幕。那些必须要Echo有屏幕的用例下,为什么不使用手机呢?此外,还有很多用例,用语音控制非常方便——比如“Alexa,打开灯”或者“Alexa,把烤箱预热到350度”。但是,是说“打开浴室灯”更好,还是走进浴室,让一个红外线感应器自动把灯打开要好?是用一个能够感知移动和位置的手机,直接向汽车传递信号打开车门更好,还是说“打开车门”更好?是不是车里的助手是Siri或者谷歌的助手,在厨房里就成了Alexa?

所以,想要用一种统一的系统来协调这些所有的复杂问题是不可能的,只会变得更加麻烦,对一些用例来说可能没有什么意义。我们没必要担心自己的门锁、冰箱等设备来自于不同的公司。

另外一部分挑战是,很少有人会愿意一次性把他们所有的设备都变成“智能”的,即使所有可能的产品都能买到。你可能会买一个智能门锁或照相机,或者恒温器,但你可能不会同时更换所有的电灯开关、插座、门锁、百叶窗和电器。许多其他的东西都有一个较长的更换周期——我们每隔两到三年就会购买一个新的智能手机,但是要买一个新的冰箱或者热水器,可能需要10年或者20年。如果你想让人们用“智能”的东西来代替“愚蠢”的东西,要么去适应现有的更换周期,要么就去找足够便宜的东西下手,让人们换起来不会有多少的决策困难。如果一个车库开关用了20多年,那么换一个“智能”的是没有多少问题的。但是没有多少人会为了买一个智能冰箱来替换掉刚买了两年的冰箱。

这就意味着,无论你认为新的智能设备有多大的意义,它整体上的采用周期是很长的。同时,这也说明了大多数智能的东西必须是独立的,而不是一个更大的系统中的一部分。从理论上来说,最理想的状态是没有用户界面,只有一个统一的语音系统。但是,现在你不可能买到的一个没有自己单独控制器的烤箱。

你可以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待这个挑战:如果消费者的使用模式是非常不确定的,那么行业的推动力就会很强,但是随着而来的就是会出现一些平台试图覆盖所有的东西。谷歌、苹果和亚马逊都抱有这样的野心。相比之下,三星、LG以及中国深圳的一些公司,可能会有更加复杂的动机。

其中,三星的战略非常明确——它想要冰箱、电饭煲、空调设备和洗碗机都使用三星语音助手来操控,这样一来,购买三星冰箱的人就有理由购买三星的电饭煲了。但麻烦的是,三星也想把洗碗机卖给那些已经买了LG等其他品牌冰箱的人,所以三星也必须要支持Alexa、Google Assistant等等。这会带来一个良性的效应:世界上可能会有很多理论上支持Alexa或谷歌 Assistant的产品(可能两者都有)。但尴尬的是,这些设备的所有者实际上并不知道或者从来没使用过这些功能,就像多年来,大多数智能电视从来没有连接到互联网上一样。

与此同时,深圳的大多数“智能家居创业公司”的动机几乎完全相反。智能手机的供应链意味着,市面上将会有大量高精密、小巧、低功耗且廉价的零部件,可以供任何人选择,并将其转化为产品。再加上智能手机供应链一部分的代工制造商,也是目前智能设备创造寒武纪大爆发的幕后推手。这就意味着想要在硬件上出现差异化极其困难。这些公司将会接受Alexa/谷歌 Assistant/HomeKit,因为这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前端,就像Android对于智能手机一样。

相反,硅谷的创业公司想要在这个世界上制造一种设备,必须找到一种方法来制造一些不易被拷贝的东西。因为它使用的组件与其他所有公司都一样,所以差异化经常体现在软件上。那么,这是否会有助于形成网络效应?创业公司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用户能够完全用Alexa或Siri来控制你的设备,那它就不会有太深的护城河,但如果你不支持它们,人们何必不买一个通用的产品呢?这就需要创业公司来平衡这之间的关系。

我们可以用智能锁来详细探讨一下这个问题。对于现有的锁业公司来说,要学会如何在原有的锁上面增加“智能”,这会比软件公司学会如何大规模生产良好的锁,并将其投入到渠道中难度会更大吗?也就是说,智能锁是一个用金属和塑料包裹的软件,还是一个更好的锁?

到目前为止,这还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不过,这的确能够成为Alexa的用例,而且对于锁业公司起来说也是好事儿,将连接到网络和用户体验等方面的问题交给亚马逊或者谷歌,他们就只用操心现在竞争对手的事就行了。

这让我想到了第三个问题——如果所有的东西都能由Alexa,或谷歌Assistant,或Siri,那又怎样?如果每个人都买了很多这样的设备,这些设备都连接到了一个中心化的控制界面,那又怎样呢?这能带来多大的影响?能形成一个生态系统吗?

智能音箱和生态系统价值显然,亚马逊和谷歌几乎没有从销售廉价的智能音箱中赚到钱,也没有从植入自家技术的智能设备的销售中获利(当然,亚马逊是一家零售商,从中获利了。但不管设备使用的是哪种系统,这都是一样的)。也许苹果或谷歌能从350美元的扬声器中获得真正的利润,但相对于iPhone和Adwords提供的资金而言,这并不算什么。

此外,从长远来看,他们也不太清楚,作为一个智能家庭的中心能够获得多大的价值。虽然能够获得更多关于你的信息(比如,现在谷歌知道你什么时候洗碗了),但这只是马赛克拼图中的一部分。其实安卓手机知道的要比这详细得多——能知道你去了哪里。还有一个关于亚马逊的故事,亚马逊推出了一款由Alexa控制的智能锁,当你不在家的时候,亚马逊的快递员能够打开大门,把东西放到屋里。其实这也可以谷歌Assistant或者Homekit来完成,但亚马逊并不需要这样做。更确切的说,由Alexa控制这款智能家居是让你购买这款设备的一个用例,如果能把它变成智能家居的中心,它的黏性就会非常高了。但是这款设备对谷歌或苹果的价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关键不在于销售设备,也不是智能家居,而是对其生态系统的影响。

这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这里有三个层次值得思考:

首先,这些设备有助于留住用户——它们能帮助公司让用户留在更广阔的生态系统中。HomePod、Watch、Apple TV和AirPods都是iPhone的配件——它们都有存在的理由,也有自己的优势,但它们对苹果(比如Apple Music)的主要好处是让你更有可能用另一部iPhone替代iPhone,而不是Android。同样,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亚马逊现在所做的几乎每一件事,都是让Prime更有吸引力,从而不会让人轻易去取消,然后Echo对你就更有吸引力了。在这一层面上,谷歌的战略优势可能会更弱些。毕竟它没有什么类似于Prime或者Apple Music的订阅服务(iPhone也可以视为一种订阅)来提高用户黏性,Chromecast或Google Home在iPhone上也能使用。

其次,像Apple TV或谷歌地图一样,这些设备也以新的方式扩展了这些生态系统的用户触点,有时还能让它们做一些新的事情。关于“嘿,Alexa,我需要更多的肥皂”,而不是在屏幕上或商店里选择汰渍。这意味着亚马逊会在人们的购买中扮演一个更强大、更根深蒂固的角色,并获得更多对供应商的控制——你需要支付多少钱才能成为“Alexa,订购更多牙膏”的默认选择呢?

第三,对于Alexa来说,它产生的价值并不仅仅在于让亚马逊Prime会员更加忠实,以及能够让人们更加方便的购物。相反,现在有一种观点认为,语音是一个新的基础平台,是一个有可能像智能手机或社交网络一样重要的搜索、发现和应用程序开发平台。显然,语音和多点触控一样重要。

我对此非常怀疑。虽然在机器学习的帮助下,我们现在可以将音频转录成文本,然后我们将文本转换成结构化的查询。但我们并没有什么有效的方式来回答越来越多的这类结构化查询。机器学习进步意味着我们可以用语音来填充对话框,但对于对话框的回应仍旧需要一个程序员在某个小隔间里创建。也就是说,这成为了一个IVR(互动式语音应答),就像一棵树一样。现在,我们只能将语音、自然语言的请求与树上的分支完全匹配,但是除了手工编写之外,我们没有办法添加更多的分支。

更糟糕的是,即使你确实创建了成百上千个这样的分支来应对用户的查询(亚马逊正在尝试扩大Alexa的技能),你仍旧没法解决这个问题,因为用户不可能知道他们可以问什么,也不会记得Alexa能够做什么和不能做什么。对于这样一个系统来说,理想的技能数量要么是3,要么就是无穷大,50或5000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

这意味着语音可以在你知道人们可能会问什么的狭窄领域中很好地工作。关键前提是,用户知道他们能做什么和不能问什么,但是如果你把它放在一个普通的场景中,它就不会起作用了。所以,我把这些设备看作是配件。他们无法取代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个人电脑成为你的主要设备。

当然,我的观点可能是错的,我们现在所拥有的语音识别的局限性将会减少,或者变得无关紧要。在我们试图评估这些设备的更广泛影响的时候,还有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这基本上没有形成网络效应以及赢家通吃的现象。即使语音和智能音箱非常非常重要,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Alexa或其他任何一个语音平台能够在这个领域占据着绝对优势。

从理论上来说,这会形成一个数据网络效应,最大的平台将能够以语音指令的形式收集最多的机器学习培训数据——但是苹果和谷歌已经收集了大量的语音指令(苹果公司说它每周会收到20亿个Siri请求)。在你的家里,也可能会有网络效应——你可能想要在一个系统上集中控制所有的东西。

但是,家庭与家庭之间几乎没有网络效应。你并不会因为你的朋友有了一件东西就想要去购买一件。也不会出现一个产品随着市场份额的扩大,从而变得让人无法抗拒的情况。正如上文所述,现在你能买到的大多数设备都能支持所有的互联系统。反过来说,如果没有网络效应,就不会有“赢者通吃”的效果。Windows挤压Mac电脑,iOS和安卓系统挤压Windows Phone的情况说明了,一旦一个产品的市场份额降到了一定的水平,它就不再那么有用了,因为开发者不支持它。PC和智能手机都是赢家通吃的市场。但在智能家居领域,不论市场份额是15%还是85%,谷歌Home都能回答同样的问题,并控制许多相同的设备。谷歌可以把事情搞砸,但Alexa的成功并不能抹杀它,反之亦然。

这让我想起了配件。配件可以增加收入和利润,而且还能让生态系统变得更具黏性。但它们不会改变市场生态。Apple TV、Chromecast或Daydream可以让生态系统更具吸引力,但它们并没有改变市场。我猜想,智能家居、Alexa或智能音箱也一样。

科学 猎奇 娱乐 游戏 汽车 手游 金融 家居

新闻频道
国内国际社会评论文史专题经济新闻图库老照片
军事频道
军事要闻中国军情国际军情军事历史网友原创军事专题军事图库武器装备军事文化
汽车频道
车闻Update漫话车型漫记车映像实拍解析行业动态新车资讯独家评测汽车生活人文之旅
教育频道
留学移民高考中小学拒讲堂师说商道商论
游戏频道
游点意思网络游戏网页游戏单机游戏手机游戏军事游戏游戏产业发号中心游戏美女图说游戏囧游囧事
科技频道
业界互联网行业通信数码手机平板IT硬件相机笔记本家电产品库
旅游频道
X旅行视界目的地 美图发现社区
文化频道
专题非遗沙龙历史艺文博览读书图库书画禅文化
书画频道
资讯收藏展览在线展厅艺术家视觉专题
体育频道
国际足球中国足球NBACBA 综合体育图片汇总专题策划
视频频道
新闻军事中华出品原创娱乐纪录片微电影决胜海陆空
娱乐频道
明星电影电视音乐专题图库论坛
公益频道
老兵出镜老兵动态老兵资料库关爱老兵在行动公益组织公益人物
城市频道
城市聚焦城市设计城市生活城市策划城 市图赏城市加盟城市论坛
社区频道
中华论坛网上谈兵中华拍客社会时政国际风云生活消费休闲旅游美丽女人娱乐八卦经济风云情感世界文学天地
好医生频道
保健养生疾病防治行业资讯名医谈健康 医生专栏食疗跑步
经济频道
国内宏观海外经济产经商贸时尚消费电商眼球儿企业故事专栏评说识局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