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数码 > 热点 > 正文

在传统和女强人之间 陈国宁成为多元化女人(图)

2019-04-19 16:56:37       来源:北国网

陈国宁

采访陈国宁,是在她的办公室。她笑着对记者说:“非常抱歉,办公室里有很重的药味,希望你能适应。”对于从小吃惯中药的记者来说,这种味道非常熟悉。“你也吃惯了中药么?”记者好奇的问。“对啊,因为我家里世代从医,我大学学的也是医科。我觉得中药是非常好的药材,非常便宜,但有非常好的治疗效果,一般身心疲惫、上火焦虑的时候,我都会自己煎中药吃。”她说话时露出的笑容很好看。

  面前的陈国宁,不施粉黛,尖尖的下巴,娇小而性感,笑的时候,眼睛弯弯的非常漂亮。可她掌舵的是即将上市的创影公司。创影公司刚收购了杨澜(blog)阳光卫视的一半股份,在水涨船高的媒体行业中分了一大杯羹。这所有的一切,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联系到一块,明明是典型的女强人,骨子里却有着最传统的中国女人的基因。这让采访变得好玩起来,因为多样化的女人总是最能引起所有人的探知欲。

  (世=《世界电影之窗》陈=陈国宁)

  世:刚才听说你说话,粤语非常流利。可你是广西人。

  陈:(笑)是啊,你知道广西很多地方也是说粤语的。口音会有些不一样,可是我说标准的粤语完全没有问题。但我的普通话就比较一般,全都是平舌音。(然后她饶有兴趣地和记者对了几句粤语。)

  世:所以你的新专辑里有你的粤语歌?

  陈:呵呵,看来你是功课做得很足哦,连我要出新专辑都知道。怎么说呢,现在的我是一个商人,运营的是整个公司,但音乐是我毕生的爱好,无论什么时候都不会放弃。可以这么说,作为商人,我是比较成功的,从来没有做过亏本的买卖,因为做每个决策之前我都会非常慎重,会仔细计算成本和回报,即使是刚好持平,我也觉得是亏的。但音乐不一样,就像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的梦想,在这个梦想面前,每个人都是渺小和低微的。我觉得我是一个头脑机械化的人,我学过MBA,非常理性,但在音乐面前,即使我会用很多时间,会亏本,会不赚钱,我还是会去做。这张专辑8月将会全国发行,我是签了环球唱片,收录的11首歌包括2首粤语歌。最近马上就要进棚了,好紧张啊!(然后她打开电脑,开始给记者听她以前录过的歌曲,声音很轻柔。)

  世:那你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音乐类型或者歌手?

  陈:其实我觉得音乐是全世界共通的,没有国界,没有语言的限制。我听的歌很杂,基本觉得好听的都爱听,没有特别的口味偏好。最近我比较喜欢听王菲,觉得我的歌比较像她某些歌的风格,轻松柔软。

  世:怎么和环球唱片结缘的?

  陈:其实是这样。我最先是唱了《封神榜》(范冰冰(blog)那个版本)的片尾曲《一世情》,那首歌你听过没?那首歌出来之后,好几家唱片公司都有意找我,比较之后我签了环球唱片。虽然他们是因为那首歌而找到的我,而且他们对那首歌也比较满意,可是我自己并不满意。当时录这首歌的时候是凌晨,我很疲惫,状态非常不好,虽然帮我录歌的老师说已经不错了。当时我是这个电视剧的制片人之一,我听了这首歌很喜欢,就想自己唱。当时帮我录歌的老师还鼓励我说:“就是要你这样的变通话,很南方的感觉,可能北方的女孩子反而唱不出这种感觉。”之前还有个故事,也是我自己制片的一个电视剧,也是片尾曲,我也想唱,可是音乐总监说:这个歌你唱不好,毛阿敏唱得非常好。我是个非常好强的人,觉得为什么毛阿敏能唱好,我不行?于是我去找毛阿敏的那个版本,找了很久才找到。我就去找毛阿敏的老师,想知道为什么她唱得比我好。然后那个老师就告诉我,音乐其实非常奇妙,每个人对同一首音乐的理解都不同,甚至你不同时期对同一首歌的感受都不同。毛阿敏为什么比我唱得好,我后来终于明白,是因为她阅厉更深,理解得更透彻。那时候我就明白,音乐并不是技巧,而是理解。

  世:你的家庭,对你以后走的路是不是有很大影响?

  陈:对,当然。我到现在的所有人生,都是深深受我家庭影响的。我们家世代学医,父亲、堂哥,都是从医的,只是他们在商业上更加成功。我爸爸是我出生的城市乃至整个广西省的名人,哪个厂或者公司的效益不好,都会请我爸爸去。我爸爸就是有这样的本领,他有自己非常独到的办法,必然能让这个厂起死回生。还有我堂哥,他的戒毒所是全国最好的,他有自己独特的经营理念。家族里这些传奇般的人,让我从小就耳濡目染。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和小朋友一起去捡别人抽剩的烟头,把烟丝剥出来晒干再卖给烟商(那时候买烟非常困难),然后得到的一点点钱就给那些孤苦老人。上学之后,我一直都是学生会主席,学生想搞活动但没资金的时候,我就开始拉赞助了,比如可口可乐等等。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西兴业电视台,那时电视还不像现在这样有很多广告,我是闲不住的人,就思考着,广告也是一种宣传,一种百姓需要的资源,同时也会给电视台创收,双赢的事情。有了这样的想法,我就开始行动。每天早上在电视台主持节目,完成工作后又到其它小城的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因为我想了解广告业务、行业内部的分析和市场调研。这也是现在一直养成的习惯,就是做什么事情之前都要进行周密考察,路走对了,就不怕路远。我把学到的本领用到电视台。那年,电视台的收益从以前的几万增加到几十万。这是我很自豪的一件事。

  世:对于自己的事业,还有什么更大的理想么?

  陈:有。现阶段当然是对自己的公司负责,因为公司即将上市,我不再是闭门做一个自负盈亏的小公司,而是要对所有的股东负责,要对全公司的员工负责。我是一个掌舵者,不能出错。但其实我还有一个更大的理想,就是当我自己的公司做得足够大、足以站稳脚跟的时候,开一家义医堂。我本身是学医的,可以自己开处方,我现在只要看公司里谁不舒服,都会开中药方子给他们。这个义医堂是一个免费送药的地方,有需要的人都可以来索取中药和处方。当然这个理想还很远,等我完全能够将现在的公司运营好再说吧,呵呵。

  世:投资过这么多电视剧,考虑过投资电影么?

  陈:当然。我一直都想投电影,但是我说过,我是一个商人,不会做亏本生意。我知道中国电影市场并不景气,所以一直在想一种全新的运营理念。许多人都不支持我,说投资电影一定会亏,我就偏偏觉得不会,因为我对自己足够自信,别人会说亏,我偏要做的不亏给别人看。现在,我自己的运营模式已经基本成熟了,所以在明年,我应该会投资自己的第一部电影《上海女人》(暂名),导演方面正在洽谈陈可辛,他接下的可能性非常大,编剧是《庭院里的女人》的编剧,是我的远房亲戚,我非常喜欢他的文字风格。演员可能请内地、香港和好莱坞比较知名的。我要么不投资,投就一定要成功。

  世:关于上海女人的题材,很多导演都拍过,你不怕重复么?

  陈:不会。我知道这个题材很多人拍过,包括王家卫等等。我非常喜欢上海的女人,她们同时接受西方和东方的文化,每一个上海女人背后似乎都有一个故事,这是我拍这部电影的初衷。我并不担心重复,因为我所用的班底、演员、甚至构思,都和别人不一样。一个好的题材自然会有很多人感兴趣,只是怎么拍得和别人不同,就看自己的功力了。呵呵。

  世:你的事业这么成功,对自己的生活状态满意么?

陈:(摇头)非常不满意,公司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需要我,从早忙到晚,通宵干活是经常的事。我网上的美国朋友,经常在凌晨的时候看到我,问:你起床啦?其实我根本就还没睡。我其实很喜欢看电影,以前不忙的时候只要有新的电影上映都会去看,可是现在基本没有了自己的私人时间。于是我只能想,既然没法改变生活,我就只能改变自己的心态,我将很多时间看成是在休息。比如现在,我们聊着天,听着歌,不用去想工作的事,我就觉得很惬意了。(《世界电影之窗》)

文章投诉热线:156 0057 2229 投诉邮箱:29132 36@qq.com

相关新闻